全文搜索   关键字  
 
首页>> 检察调研
选择字体:【    双击自动滚屏 关闭 | 打印
刑事诉讼制度改革下的基层检察院不批准逮捕案件问题研究
 

刑事诉讼制度改革下的基层检察院不批准逮捕案件问题研究

 

王颖珊*

 

 

【摘要】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对检察机关的审查逮捕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证据的严格把关也将导致案件不捕率的增长。笔者结合基层检察院办案实践的现状,就其中存在的问题及原因进行分析,并对提高不捕案件质量提出对策建议

 

【关键词】不批准逮捕;审查逮捕;侦查

 

 

逮捕是剥夺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人身自由的一种强制措施 ,是刑事诉讼强制措施中最严厉的一种。审查逮捕是检察机关的法定职权,也是法律监督的一种重要方式。不批准逮捕,则是指检察机关对公安机关提请批准逮捕的刑事案件,经审查,认为不符合法律规定的逮捕的条件,在法定期限内作出不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决定的诉讼活动。过高的不批准逮捕率,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侦查机关侦查工作质量不高和检察机关法律监督力度不足等问题,也暗藏着涉检上访、信访的风险较高,严重影响了司法公信力。

 

一、不批准逮捕的理由分析

 

笔者结合办案实践, 对所在地区检察机关作出不捕决定的原因进行分析,不捕的理由主要如下:

 

1、不构成犯罪不捕的主要理由:(1)未达到追诉标准,如蔡某非法持有毒品案,无法证实其明知是毒品而运输,但持有毒品的数量不够追诉的标准;(2)犯罪行为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如田某协助组织卖淫案,田某的行为与组织卖淫犯罪关系不大,情节显著轻微。

 

2、证据不足不捕的主要原因:(1)证据不足以证实犯罪嫌疑人的主观恶意,如何某拒不支付劳动报酬案,其无逃匿和隐藏、转移资金的行为,且拖欠工资有合法的理由,证据未能体现其恶意拖欠工资的犯罪动机;(2)证据不足以证实犯罪结果与犯罪嫌疑人的行为有因果关系,如张某非法行医案,因未对被害人进行尸检,无法证实被害人死亡系犯罪嫌疑人的非法行医行为造成;(3)仅有犯罪嫌疑人的有罪供述,如赵某盗窃案,其供述盗窃了3次,仅缴获1辆摩托车(价值未达2000元的追诉标准),无被害人的陈述和其他物证书证予以佐证,无法证明其多次盗窃;(4)只有被害人的指控或证人的证言,无其他证据佐证,如林某强奸案,只有被害人指控被强迫与犯罪嫌疑人发生性关系,犯罪嫌疑人否认且无任何其他证据证明两人之间发生性关系;(5)证据之间存在较大矛盾且难以排出合法怀疑,如曾某盗窃案,价格鉴定意见的鉴定日期与被害人提交的作为鉴定依据的材料的日期有矛盾,被害人陈述的报案日期与立案材料的日期也存在矛盾。

 

3、无逮捕必要不捕的主要原因:主要是指有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实施了犯罪行为,可能判处徒刑以上刑罚,但不捕也不会发生较大社会危险性,(1)达成刑事和解,犯罪嫌疑人真诚悔罪并获得被害人或被害人家属的谅解,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彭某故意伤害案即属此情形;(2)犯罪嫌疑人的犯罪情节轻微,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免除刑罚,采取取保候审不会发生社会危险性的,如韦某销售假药案,现场缴获的假药仅有2盒,情节轻微。

 

4、其他不捕的原因:主要是指有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实施了犯罪行为,且符合应当逮捕的情形的,但其因身体原因,无法自理的,如黄某运故意伤害案,其可能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刑罚,但其伤情严重,生活不能自理,暂不适合羁押。

 

二、不批准逮捕案件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证据不足不捕的比例过高,侦查机关侦查质量不够高。

 

证据不足不捕案件一直是不捕案件的主要类型,而证据是由侦查机关在侦查过程中依照法定程序获得的,无论是有罪证据还是无罪证据,都是证明事实真相的依据。侦查机关如果不全面收集证据材料,导致收集的证据缺乏完整性和一致性,即使能证实犯罪事实存在,无法证实犯罪行为是否系犯罪嫌疑人实施,检察机关也只能做出证据不足不批准逮捕的决定。

 

(二)刑事和解不捕案件类型过于集中,检察机关对不同案件的审查力度不平衡。

 

以笔者所在的基层检察院为例,因达成刑事和解不捕的提请案由集中在故意伤害罪和交通肇事罪,涉嫌其他案由的刑事和解不捕的较少。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的规定,结合基层检察机关办理的常见案件类型看,因民间纠纷引起的非法拘禁、绑架、盗窃、故意毁坏财物和破坏生产经营等犯罪案件,犯罪情节轻微,犯罪嫌疑人真诚悔罪,通过向被害人赔偿损失获得被害人谅解的,可以做出刑事和解不捕的决定。刑事和解不捕案件类型的过于集中,体现基层检察机关在贯彻落实宽严相济、少捕慎捕的刑事政策方面仍不到位,有待进一步大力推进其他案由的刑事和解工作。

 

(三)继续侦查取证不到位,不捕重报案件少。

 

对于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而不批准逮捕的案件,检察机关一般都发出《不批准逮捕案件补充侦查提供》,要求公安机关补充可证明犯罪事实的其他证据材料。但是在实践中,公安机关对检察机关发出的补充侦查提纲重视不够,执行不捕决定后就不再继续侦查,重新报捕的案件较少,导致有重大嫌疑的案件就此不了了之,严重影响打击犯罪的效果。

 

(四)沟通渠道不畅,对提捕理由、不捕理由的说明不够详细。

 

一方面,公安机关在提捕时对提捕的理由说明不到位,往往仅以“可能实施新的犯罪”一句话来说明提捕理由,而不是从刑罚、证据和必要性进行全面的说明;另一方面,对于不捕案件,检察机关虽然都对不捕理由进行说明,但个别案件的不捕理由显得比较单薄,说明力度不足,导致公安机关对个别案件的不捕决定感到疑惑。

 

三、存在问题的原因分析

 

(一)主观认识方面的原因

 

1、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对逮捕的证据条件和必要性方面有不同的认识。刑事诉讼法修订之后,《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139条至第142条对逮捕的刑罚条件、证据条件和必要性条件作了详细规定,第143条至第145条对不批准逮捕的适用情形也作了规定,《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29条至第132条对应当提捕或可以提捕的情况作了详细说明。但实践中,部分侦查人员未全面把握新的程序规定的内容,认为只要有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实施了犯罪行为就应当批准逮捕,证据条件把握不需要太严格。而检察机关则在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大背景下,也为了节省诉讼资源、促进对犯罪嫌疑人的教育挽救,对入罪条件和逮捕必要性条件要求比公安机关要严格,以防止错捕和减少不必要逮捕。

 

2、侦查人员的证据意识比较淡薄。部分侦查人员仍然存在重有罪证据、轻无罪证据的意识,对“无罪推定原则”的认识不够充分,在侦查工作中往往侧重在收集有罪证据方面,无视犯罪嫌疑人的无罪辩解,或者注重犯罪嫌疑人的口供,不重视收集物证书证等客观证据,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证据意识的淡薄也导致侦查人员不重视不捕后继续侦查取证工作,难以补充证据不足不捕案件的证据材料。

 

(二)客观方面的原因

 

1、证据标准提高。刑事诉讼法修订之后,特别是在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中,证据标准提高了,证明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的难度加大了,而逮捕要求证据条件、刑罚条件和必要性条件同时具备,而法院对定罪标准把握更加严格也促使检察机关对逮捕条件把握趋严,公安机关受人少案多、侦查能力不足等因素的影响下,难以有效、有力地进行刑事侦查,导致存疑不捕案件的增加。

 

2、公安机关工作考核标准不够科学。一方面,公安机关日常工作考核中,在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和被批准逮捕之间,更重视刑拘数量,导致公安机关忽视案件是否达到逮捕的条件,直接影响了侦查工作中调查取证的全面性和规范性。另一方面,公安系统每年开展不同主题的打击行动,并以案件数量作为打击效果的考核依据,公安机关为了追求更高的名次,未经过认真的审查,明知不符合逮捕条件仍然提请批准逮捕。

 

3、侦查活动监督力度不足。以笔者所在地区为例,该区公安机关提捕的刑事案件全部经过该局预审监管科提交到检察机关审查,而预审科对各派出所或刑事办案大队提捕的案件具有第一步的监管职责,但在实践中预审科既要审查提捕案件,又要审查移送审查起诉的案件,人少案多和侦查能力有所欠缺等困难影响了案件的审查力度和深度,导致各种证据问题无法在提捕前解决。而作为法律监督机关的检察机关,也存在监督不力的问题,对于公安机关屡犯的错误,未及时提出纠正意见,或者提出纠正意见后未及时跟进公安机关的纠错情况,纠正意见或检察建议甚至成为一纸空文。

 

4、提前介入侦查和刑事和解等工作机制落实不到位。检察机关提前介入侦查活动特别是提捕前介入,有利于指出侦查活动中的不足之处,指导公安机关从审查逮捕、审查起诉甚至定罪判决的证据要求进行调查取证活动,提高侦查效率和质量,但实践中,这一工作机制并未落实到位,侦监部门可能对类案提出一些侦查建议,但很少提前介入疑难、负责的个案并指导侦查。新刑事诉讼法虽然对当事人和解的公诉案件的诉讼程序进行了较详细的规定,但未对侦查阶段和审查逮捕阶段刑事和解诉讼活动作出规定,公安机关和侦监部门也疲于开展协调活动,因此对于一些符合刑事和解条件的案件,公安机关未积极主持,难以促使双方在提捕前达成刑事和解以减少提捕案件数。我院一直未大力落实轻微刑事案件快速办理工作机制,不利于缩短犯罪嫌疑人认罪、悔罪且证据确实充分的轻微刑事案件的侦查期限,因而也不利于采取取保候审强制措施以降低提捕案件数。

 

四、提高不批准逮捕工作质量的可能路径

 

(一)要建立科学合理的工作考核机制,增强办案人员的工作质量意识。

 

公安机关内部要建立合理的考核机制,将考核的重点落在侦查质量上,而不应该过于夸大立案侦查数或刑拘数,在各种专项打击犯罪活动中,不搞只虚不实的排名,摒弃以案件数、刑拘数或提捕数为依据进行排名的做法,要以能有效体现侦查质量的办案效率、有罪判决率、退查率等作为打击效果的依据。此外,可以通过对侦查质量高的侦查人员予以适当的物质或精神奖励的方式,极大地激发侦查人员工作质量意识,促使他们加强调查取证工作,减少存疑不捕案件数。

 

(二)要加强沟通联系,大力践行适时介入侦查和指导继续侦查的工作机制。

 

公检两家必须加强沟通和联系,通过联席会议和工作总结等方式,正确理解逮捕条件和不捕条件,减少分歧。对部分重特大、疑难案件,公安机关要告知检察机关,邀请检察机关提前介入侦查。检察机关要通过派员介入、参与现场勘、了解案发现场情况等方式,从证明犯罪事实的需要,以严格的证据标准来提出固定、强化证据的意见,以促进侦查工作效率和质量的提高。检察机关要同时加强侦查活动监督力度,防止侦查机关为破案而违法取证,保证证据材料的合法性和有效性。对于案情复杂、证据薄弱的案件,侦监部门承办人要认真阅卷并列出案件疑点,加强对犯罪嫌疑人的讯问工作,既听取有罪、罪重的供述,更要听取无罪、罪轻的辩解,察微析疑,从而厘清案件疑点,列出详细的补充侦查提纲。对于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的案件,要加大引导继续侦查取证工作的力度,确保尽可能地查清事实真相。

 

(三)大力落实轻微刑事案件快速办理工作机制,促进非羁押化侦查。

 

除了建议法院通过适用简易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轻微刑事案件以缩短审判期限外,检察机关可以主动联系公安机关和法院,通过沟通协商,建立和完善轻微刑事案件快速办理工作机制,促使公安机关对于犯罪嫌疑人认罪且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的轻微刑事案件,不提请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在达到证据确实充分时即直接移送审查起诉,公诉部门受理后进行快速审查,然后作出起诉或不起诉决定,并对提起公诉的案件建议法院以简易程序审理。通过落实轻微刑事案件工作机制,在降低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潜逃不到案的风险的同时,提高办案效率并节省司法资源。

 

(四)要大力贯彻落实“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坚持“少捕、慎捕”。

 

检察机关要坚持落实好“少捕、慎捕”的方针,可捕可不捕的则不捕,切实落实好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保障好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在审查逮捕过程中,要加强对犯罪嫌疑人的犯罪原因、悔罪态度等情况的分析,对符合逮捕条件,但认罪态度和悔罪表现好的初犯、未成年犯、老年人犯、预备犯、中止犯,在保证诉讼的情况下作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对于犯罪嫌疑人方和被害人方达成刑事和解的,在确定犯罪嫌疑人认罪态度好、证据确实充分、和解系被害人的真实意思的情况下,依法作出不捕决定,而且不限定交通肇事案和轻伤害案才适用刑事和解不捕。

 

(五)要加强学习和研究,以工作总结促进工作质量的提高。

 

无论公安机关还是检察机关侦监部门,都要自觉加强对不捕案件的分析和研究,对一段时间内的不捕案件的特点进行总结,更要对不够成犯罪不捕和证据不足不捕的案件要切实加强立案监督力度,对公安机关为提高排名而不当立案的,及时提出纠正意见或检察建议,督促公安机关有效地利用好现有的司法资源,开展切实有效的打击犯罪活动。

 

不捕案件率的大幅度升高是一系列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但公安机关侦查工作和检察机关审查逮捕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和不足,起着最重要的作用,必须采取各种有效措施加以解决,以切实提高侦查工作质量和审查逮捕工作质量,降低不捕案件数,保证打击犯罪,同时好保障人权。

 

 

【参考文献】

 

1、刘敏、崔庆林:《析刑事案件不批准逮捕的成因—以昆明地区为实例研究》[J],云南警官学院学报,2009(6)。

 

2、熊伟、罗兆丹:《基层检察院不批准逮捕案件有关问题的情况分析》[J],法制与经济,2011(11)。

 

3、刘向丽、许杰:《浅析不批准逮捕的适用及完善》[J],法制与社会,2011(12)(上)。

 

4、董雄健、彭杭燕:《不批准逮捕若干问题研究》[J],中国刑事法杂志,2009(5)。

 

责任编辑admin         出处-        阅读数 2327         更新日期 2019-04-03
 
©2009 惠州市人民检察院版权所有 地址:惠州市三新南路 邮编:516003
电话:0752-2827331 网站信箱:hzrmjcy@huizhou.gov.cn 备案号:粤ICP备06123650号
建议采用1024x768屏幕解析度阅读网页 本网站由惠州市信息中心制作维护
总访问量  6527212 今日访问量  2198 日最高访问量  23395 发生日期  2016-08-17 在线人数  42